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天 > 88.第088节 陈嘉健

88.第088节 陈嘉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自己早已不再年轻,‘不是那个浑身充斥着力量的年轻人了!’他感慨,他出生于香港,又被父母带着在中国内陆生活了很长时间,又回到香港读完香港大学,再到多伦多大学毕业,然后创业。
  他只知道自己7岁起就加入了一个奇怪的辅导班,这个辅导班又变成了他的培训班。
  他不知道父母怎么会这么尊敬他们,甚至是非常畏惧,他有过好多老师,有时候他或她,总是两人一组会上门辅导自己,有时会带他出去,课程有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,还有体能训练,头脑风暴,还有各种奇怪的培训。
  “为什么是我?”很多次他哭着对父母诉说,给他们露出背上的鞭痕,“因为你必须比其他小孩更优秀,”母亲流着泪对他说。父亲却只会别过头。
  这类特训,持续到他在多大毕业时候突然停止,他却已经习惯,从香港到大陆再到香港,最后是多伦多,一路伴随着自己的训练怎么就停了?
  直到一个月后,一组自己的特训师找到他,一位是娇小的西人女子,另一位则是高出一头的东方男子,在高中时期,他们曾培训过自己几次,他只知道他们分别为a和b,连化名都没有,因为后者不会跟他交流除了特训以外的任何信息。
  他们和他谈了将近半个小时,但信息量并不多,只知道这个组织叫蓝会,是它找到并培养了自己,因为需要激发出他的各种能力。
  全程都是代号为a的西人女子在跟他交流,严格来说是单向传递信息,他没有发言权利,“你只需要记住就可以,点头或摇头,明白了?”她个头虽小但气势汹汹,但陈嘉健只是漠然,他不会让他们看出自己的任何想法,这也是他们十几年来特训的成果。
  听她说完,另一个b的东方人面呈微笑,“恭喜你承受住压力,并通过考验。”
  陈嘉健还没来得及舒缓神经,又听他又说出令其毛骨悚然的话,“不管愿不愿意,属于你的大幕已然升起,如果未来太痛苦,大可将它视为一种乐趣,你将从此获益良多,祝好运!”
  a最后警告他,不得泄露今天的任何一句话,否则他的家人和朋友都会非常麻烦。会有什么后果?当时他根本不清楚。
  他不知道父亲的病故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对谁透露过什么。满腔愤怒的他找不到任何证据,他用邮件发给组织的一个联络邮箱,企图在他们那里获得信息,组织也从不回复,直到那个a再次上门找到他,“你的事,我个人非常遗憾,但组织也不会告诉我任何事情。希望你就此打住,不要让大家都感觉很遗憾。”
  他再也压抑不住怒火,上前一把揪住她衣领,陈嘉健比她高出一头,又经过十几年的训练,何况自己也爱好冰球之类的运动,自然气势凌人。
  但她说了一句,“请松手,否则你会后悔的。”他迟疑下,刚想说什么,身体已被摔倒在地,左手被死死反手侵住,他甚至能听到自己骨节的“咯吱”声,陈嘉健疼痛钻心,闷哼一声,差点失去知觉。
  痛楚让他冷静下来,不再反抗。
  她临走一刻,向他横扫一眼,他读得出,里面有着不屑和些许怜悯。
  自此后,他变得非常警觉,自省,他知道他所接触到的那些人,肯定有组织派来探测的。他恐惧,内向,连内心都不敢想起‘蓝会’这两个字。
  所以,即便是自己选择的女友王凝被组织所干预甚至威胁,都不曾动摇他把她变成妻子的决心。这是一种反抗,但自己最终还是后悔了,他母亲不久后的病故,如果他还知道妻子会面临什么结局的话。
  “我是不是变了很多?”他记得是这么一段开场白,他觉得自己像在表演一出杀人戏,戏里他就是那个刽子手。不,他只是被提线的木偶,手里却拿着割裂亲情的刀。
  自她闯入禁区后,陈嘉健就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,他们就没说过话,王凝有些迷茫的眼神望向他,呆了会才说,“嘉健,我,我不知道说什么,总之很压抑。”
  妻子一直在痛苦,因为他早已不能放手,他很清楚一旦和她离婚,王凝将会有不可预知的麻烦。只有他才能保护妻子的周全,还有儿子,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