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北漠寒传 > 第十五章 夜深人静

第十五章 夜深人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夜凉如水,天空的繁星闪烁着淡弱的光芒,蝉鸣蛙叫,初夏的气息让人心情都不由得慵懒平静。
  北漠寒还没恢复过来,他半躺在床上,一手抱着那盏大白灯笼,一手握着章知府送给他的古卷,眺望着窗外的月光,陷入沉思。
  中午发生的闹剧,被酒浪汉一通发火解决了,他先是赶走那名画师,又是站在街口大喊:“老子还没死呢!谁想供老子,老子把他一族脑袋拧下来。”
  于是乎,再没人敢再提及此事。
  其实在北漠寒看来,清河县民的此番举动倒也可以理解,毕竟在他们眼中,最后扛着所有人回来的是酒浪汉,而酒浪汉的体型各方面又很“标新立异”,被当做英雄或者神明都很“符合”。
  任何族群都需要有信仰,英雄或者神明作为信仰,也是种群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可以作为一个故事流传,也可以化作一个传说存在,但不管是什么形式,最后都会演变成每个信仰它的人心中的某些准则,引导着让他们知道,他们这辈子有什么事是该做,也必须做的,比如惩恶扬善,有什么事是不该做的,比如作奸犯科。
  而事实上,在民间确实有许多地方,在北漠无极还在世的时候,便将他供起来,为此,北漠寒只会觉得清河县民很是淳朴的同时,更坚定了自己必须在青河县创办私塾的想法。
  “母后,孩儿到青河县就任了,孩儿过得很好。”
  窗外,明月正透过树叶的缝隙散发着柔和的光辉,他低声呢喃,这一刻的他脸上没有往常的坏笑,单纯得和普通人家的孩子没什么两样。
  “孩儿很厉害,一路上击杀了袭击孩儿的黑衣人,还遇见雨欢姐姐。”
  想起程雨欢,他脑海里不禁回荡起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,他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  “雨欢姐姐极美,对孩儿甚好,若是将来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
  他的目光转而变得苦涩:“只是出来后,才发现世间的复杂呀!死老头身份神秘,柳长青和孩儿结下梁子,就是白婆婆对孩儿最是干净的好。”
  “哦,不对,死老头对孩儿也不差,只是背景相对没白婆婆般干净而已,但孩儿自然不会理这些,谁能没有秘密?”
  “章知府对孩儿好,孩儿清楚是因为孩儿的皇族身份,柳长青会顾忌孩儿、自然也是因为这层关系。”
  北漠寒渐渐的变得迷惑起来:“皇族身份,出来到外面后孩儿发现确实挺管用,但黑衣人欲杀孩儿、那个潜伏在暗处欲对孩儿不怀好意的人、就连母后的仙逝?这许多许多,也莫不是因为这层身份?”
  “嘿,人世真没什么道理可讲,但孩儿若有选择,只希望您能在孩儿身边,孩儿就做个普通人家。”
  “您说过,给儿取名为寒,是望孩儿切莫暖了天下人,独寒家人心,然而,孩儿当真还有家人?”
  “除了老头儿和白婆婆这两位外姓,孩儿当真有家人?”
  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短短一个月出头,便险象环生两次,北漠寒就不禁心凉,若是自己的父皇真有心顾及自己安危,且有派人暗自护送自己安危,只怕早将他召回宫了吧?
  况且他还暴露出部分修为,其实他这些举动,又何尝不是想测试父皇对自己的态度?
  若是关心自己,有派人暗自跟随保护他,那么暴露的修为定能让自己的父皇龙颜大悦。
  然而果真如此,父皇根本没理会自己死活,他的骄傲,父皇根本看不到,或许压根也不想看到。
  说着说着,想着想着,北漠寒沉沉睡去,而不知不觉间,沉寂了快一年的登堂之境大圆满瓶颈,隐隐有了丝松动的迹象。
  他眉间忽然散发出一股冰寒的剑气,与往常那夹杂其中的冰寒剑意不同,此刻的剑意隐隐多了丝悲凉。
  怀中的纸灯笼在剑气透发的同时突然也跟着跳动了几下惨白的光芒,紧接着,一切归于平静,波澜不惊。
  柳家。
  作为青河县第一大家族,柳家的府邸自然不差,占地极广不说,里间的构造亦极是奢华。
  假山在庭院间林立,河流七拐八弯,将十五座庭院勾勒成一个巧妙的环形,每座庭院都错落不同格局的小屋,堪称一步一景。
  此刻的柳家,虽时至半夜,却是灯火通明,每个角落都似乎充斥着柳长青无尽的怒火,没人胆敢歇息。
  经过这三日的盘点,柳家可谓损失惨重,良田被大雨淹去大半,停在岸边的渔船也被风浪摧毁近乎三成。
  田产和渔船,是柳家在青河县的主要收入来源,再加上北漠寒所要求上缴的“抚恤金”,可谓是雪上加霜。
  毕竟,良田重新耕种需要一年的时间,渔船修补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,而那么大的柳家,日常开销自然不小,北漠寒这时的“抚恤金”显得更为恶心,简直说是釜底抽薪亦不为过。
  “混账”
  今晚至今,管家不知道听柳长青重复了多少遍,整个书房能摔的东西也被摔得七七八八。
  柳长青眉头紧皱,四十年来,他第一次觉得如此这般忧愁,难不成,真的要到卖地来撑过眼前危急?
  然而若真如此,那么堂堂柳家颜面何存?在外人看来,岂不是柳家家道中落?
  柳长青这辈子从来没像这一刻这么恨一个人,在他看来,北漠寒就是个灾星,才来几天,整个柳家便天翻地覆。
  “北漠寒”
  柳长青咬牙切齿。
  “家主,或者由小人去和师爷说声,让师爷宽限交抚恤金的时间?”管家试探地问道。
  柳长青摇摇头:“如此做法,岂非告诉青河县所有人,柳家没钱,还得对县衙低头?”
  “那该如何是好?中午少爷可是说了,县太爷让他转告,需我们三日内凑足所有抚恤金?”
  柳长青沉默,终究没有说话,径直走出书房,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  他关上卧室门,也不点灯,来到床上盘膝而坐,明亮的眸子在黑暗中透发耀眼的精芒。
  “难不成,计划得提前才行?”
  他喃喃自语,若有所思,而在话音刚落之际,另一道沙哑的声音突兀响起:“如何提前?兽灵都重创了,真不知道你这废物怎么活到今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